您当前位置:原创音乐诗歌 >> 其他文学作品 >> 文学理论 >> 浏览文章

写现代诗的三大标准

时间:2013年03月23日信息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 字体:

         写现代诗的三大标准
写现代诗的三大标准:
一、语言要优美、精炼,有音乐性。
二、意境要优美如画,耐人寻味。
三、修辞手法要新颖贴切,有亮点,有震揻力。
    这是本人写现代诗的原则要求,写现代诗的标准,也是评价现代诗的标准。凡是达不到这个标准的,都不算是好诗。当然,早期从近代发展起来的现代诗,因为是刚诞生的体裁,所以达不到这个标准,大多数是既没有语言的精炼,也没有什么好的修辞手法,只是分行的大白话,已失去了诗的韵味。如果要深究,就去看看那些人的诗吧,比如胡适的:蝴蝶
两个黄蝴蝶,双双飞上天。
不知为什么,一个忽飞还。
剩下那一个,孤单怪可怜。
也无心上天,天上太孤单                         
        这是不是大白话呀?是有点诗的味道。在当时看来是新鲜的诗歌体裁,是值得称赞的创举,是文学的进步。尽管它象个婴儿,简单,幼稚,人们也原谅它,希望它能长大。我们再看看另一个诗人,现代诗是不是长大了。如徐志摩的:再别康桥
 
轻轻的我走了,
正如我轻轻的来;
我轻轻的招手,
作别西天的云彩。

那河畔的金柳,
是夕阳中的新娘;
波光里的艳影,
在我的心头荡漾。

软泥上的青荇,
油油的在水底招摇;
在康桥的柔波里,
我甘心做一条水草!

那榆荫下的一潭,
不是清泉,
是天上虹 揉碎在浮藻间,
沉淀着彩虹似的梦。

寻梦?撑一支长蒿,
向青草更青处漫溯,
满载一船星辉,
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但我不能放歌,
悄悄是别离的笙箫;
夏虫也为我沉默,
沉默是今晚的康桥!

悄悄的我走了,
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
不带走一片云彩。
       这首诗呢,还是不错的。都符合了我说的三个要求,尤其是音乐性和意境都很强。只是语言的精炼和修辞的新颖不是很强,可能是诗人在淋漓尽致之时控制不住了吧,也可能是诗人比较注重诗歌的朗读吧。但从整体上讲,这还是一首好诗,读起来朗朗上口,情境交融。
     可惜呀,也就这首是好诗,他的其他诗看起来与我说的三个标准差远了,糟糕得很,如:
黄鹂
一掠颜色飞上了树。
“看,一只黄鹂!”
有人说。翘着尾尖,
它不作声,
艳异照亮了浓密
--- 像是春光,
火焰,像是热情。
等候它唱,
我们静着望,怕惊了它。
但它一展翅,
冲破浓密,化一朵彩云;
它飞了,不见了,
没了
---像是春光,火焰,像是热情。

 

我不知道风
--- 我不知道风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轻波里依洄。

我不知道风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 我是在梦中,
她的温存,我的迷醉。

我不知道风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 我是在梦中,
甜美是梦里的光辉。

我不知道风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我是在梦中,
她的负心,我的伤悲。

我不知道风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 我是在梦中,
在梦的悲哀里心碎!

我不知道风
是在那一个方向吹
--- 我是在梦中,
黯淡是梦里的光辉!

 

残春
昨天我瓶子里斜插着的桃花
是朵朵媚笑在美人的腮边挂;
今儿它们全低了头,全变了相:--
红的白的尸体倒悬在青条上。


窗外的风雨报告残春的运命,
丧钟似的音响在黑夜里叮咛:
“你那生命的瓶子里的鲜花也
变了样:艳丽的尸体,谁给收殓?”

 

在那山道旁
在那山道旁,一天雾濛濛的朝上,
初生的小蓝花在草丛里窥觑,
我送别她归去,与她在此分离,
在青草里飘拂,她的洁白的裙衣。

我不曾开言,她亦不曾告辞,
驻足在山道旁,我暗暗的寻思,
“吐露你的秘密,这不是最好时机?”——
露沾的小草花,仿佛恼我的迟疑。

为什么迟疑,这是最后的时机,
在这山道旁,在这雾盲的朝上?
收集了勇气,向着她我旋转身去:——
但是啊,为什么她这满眼凄惶了

我咽住了我的话,低下了我的头,
水灼与冰激在我的心胸间回荡,
啊,我认识了我的命运,她的忧愁,——
在这浓雾里,在这凄清的道旁!

在那天朝上,在雾茫茫的山道旁,
新生的小蓝花在草丛里睥睨
我目送她远去,与她从此分离——
在青草间飘拂,她那洁白的裙衣!

 

阔的海
阔的海空的天我不需要,
我也不想放一只巨大的纸鹞
上天去捉弄四面八方的风;
我只要一分钟
我只要一点光
我只要一条缝,--
象一个小孩子爬伏在一间暗屋的窗前
望着西天边不死的一条缝,
一点光,一分钟。

 

献词
那天你翩翩的在空际云游,
自在,轻盈,你本不想停留
在天的哪方或地的哪角,
你的愉快是无拦阻的逍遥。

你更不经意在卑微的地面
有一流涧水,虽则你的明艳  
在过路时点染了他的空灵,
使他惊醒,将你的倩影抱紧。

他抱紧的只是绵密的忧愁,
因为美不能在风光中静止;   
他要,你已飞渡万重的山头,
去更阔大的湖海投射影子!

他在为你消瘦,那一流涧水,
在无能的盼望,盼望你飞回!
    
    这是不是与我说的三大标准差远了呀。但它是前辈写的,是先驱,没有它的垫背,
我可能也会重复它,也就没有今天所说的三大标准了。所以我原谅它的不足,还是对先驱致敬。
    其他诗人,如李金发的:
弃妇


长发披遍我两眼之前,
遂割断了一切羞恶之疾视,
与鲜血之急流,枯骨之沉睡。
黑夜与蚊虫联步徐来,
越此短墙之角,
狂呼在我清白之耳后,
如荒野狂风怒号:
战栗了无数游牧

靠一根草儿,与上帝之灵往返在空谷里。
我的哀戚惟游蜂之脑能深印着;
或与山泉长泻在悬崖,
然后随红叶而俱去。

弃妇之隐忧堆积在动作上,
夕阳之火不能把时间之烦闷
化成灰烬,从烟突里飞去,
长染在游鸦之羽,
将同栖止于海啸之石上,
舟子之歌。
衰老的裙裾发出哀吟,
徜徉在丘墓之侧,
永无热泪,
点滴在草地,
为世界之装饰。
 
    以我的三大标准来看:
第一:语言精炼而不优美,也没有音乐性。
第二:意象众多,耐人寻味,但没有意境,更不优美。
第三:修辞纷乱,没有震撼力。
   也就是说这首诗在这三个方面都是失败的,从整体上看,从当时文坛的情况来看,
当时应该没有这类意象众多,修辞纷乱的诗吧,因而也算是一种风格的代表,于是称它为象征派。
因为是现代诗的早期,我们可以原谅。但到了现在,我们可不能再这样写了,再这样就是倒退了。
再看看另一个早期诗人,艾青:   
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

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
寒冷在封锁着中国呀……

风,
像一个太悲哀了的老妇
紧紧地跟随着
伸出寒冷的指爪
拉扯着行人的衣襟,
用着你土地一样古老的
一刻也不停地絮聒着……

那从林间出现的,
赶着马车的
你中国的农夫,
戴着皮帽,
冒着大雪
要到哪儿去呢?

告诉你
我也是农人的后裔——

由于你们的
刻满了痫苦的皱纹的脸
我能如此深深地
知道了
生活在草原上的人们的
岁月的艰辛。

而我
也并不比你们快乐啊
——躺在时间的河流上
苦难的浪涛
曾经几次把我吞没而又卷起——
流浪与监禁
已失去了我的青春的最可贵的日子,
我的生命
也像你们的生命
一样的憔悴呀。

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
寒冷在封锁着中国呀……

沿着雪夜的河流,
一盏小油灯在徐缓地移行,
那破烂的乌篷船里
映着灯光,垂着头
坐着的是谁呀?

——啊,你
蓬发垢面的小妇,
是不是
你的家
——那幸福与温暖的巢穴
已枝暴戾的敌人
烧毁了么?

是不是
也像这样的夜间,
失去了男人的保护,
在死亡的恐怖里
你已经受尽敌人刺刀的戏弄7

咳,就在如此寒冷的今夜
无数的
我们的年老的母亲,
就像异邦人
不知明天的车轮
要滚上怎样的路程?
——而且
中国的路
是如此的崎岖,
是如此的泥泞呀。

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
寒冷在封锁着中国呀……

那些被烽火所啮啃着的地域,
无数的,土地的垦植者
失去了他们所饲养的家畜
失去了他们把沃的田地
拥挤在
生活的绝望的污巷里;
饥谨的大地
伸向阴暗的天
伸出乞援的
颤抖着的两臂。

中国的痛苦与灾难
像这雪夜一样广阔而又漫长呀!

雪落在中国的土地上,
寒冷在封锁着中国呀……

中国,
我的在没有灯光的晚上
所写的无力的诗句
能给你些许的温暖么?

北方

那个珂尔沁草原上的诗人
对我说:
“北方是悲哀的。”

不错,
北方是悲哀的。
从塞外吹来的
沙漠风,
已卷去
北方的生命的绿色
与时日的光辉,
——一片暗淡的灰黄,
蒙上一层揭不开的沙雾;
那天边疾奔而至的呼啸,
带来了恐怖,
疯狂地
扫荡过大地
荒漠的原野
冻结在十月的寒风里;
村庄呀,
古城呀,
山坡呀,

河岸呀,
颓垣与荒冢呀,
都披上了土色的忧郁……
孤单的行人,
上身俯前
用手遮住了脸颊,
在风沙里
困苦了呼吸,
一步一步地
挣扎着前进……
几只驴子
——那有悲哀的眼
和疲乏的耳朵的畜生,
载负了土地的
痛苦的重压,
它们厌倦的脚步,
徐缓地踏过
北国的
修长而又寂寞的道路……

那些小河早巳枯干了
河底已画满了车撤,
北方的土地和人民
在渴求着
那滋润生命的流泉啊!
枯死的林木
与低矮的住房,
稀疏地
阴郁地
散布在
灰暗的天幕下;
天上,
看不见太阳,
只有那结成大队的雁群
惶乱的雁群,
击着黑色的翅膀,
叫出它们的不安与悲苦,
从这荒凉的地域逃亡,
逃亡到
绿荫蔽天的南方去了……

北方是悲哀的;
而万里的黄河
汹涌着浑浊的波涛,
给广大的北方
倾泻着灾难与不幸;
而年代的风霜,
刻画着
广大的北方的
贫穷与饥饿啊。

而我
——这来自南方的旅客,
却爱这悲哀的北国啊。
扑面的风沙
与入骨的冷气,
决不曾使我咒诅;
我爱这悲哀的国土,
一片无垠的荒漠,
也引起了我的崇敬:
——我看见
我们的祖先
带领了羊群,
攻着笳笛,
沉浸在这大漠的黄昏里……
我们踏着的
古老的
松软的黄土层里,
埋有我们祖先的骸骨啊,
——这土地是他们所开垦,
几千年了
他们曾在这里
和带给他们以打击的自然相搏斗,
他们为保卫土地
从不曾屈辱过一次,·
他们死了
把土地遗留给我们——
我爱这悲哀的国土,
它的广大而瘦瘠的土地,
带给我们以淳朴的言语
与宽阔的姿态,
我相信:这言语与姿态
坚强地生活在大地上,
永远不会灭亡;
我爱这悲哀的国土
古老的国土呀,
这国土养育了
那为我所爱的
世界上最艰苦
与最古老的种族。
 
    以我的三大标准来看,也都不符合好诗的标准。可为什么人们说它是好诗呢?那是当时的人们对
现代诗没有标准。它积极向上的内容,激情澎湃的风格深深打动了读者,如果不分行,就是很好的散文。
它也是早期现代诗,是过去,我们不能重复它。否则,也是倒退。
 再看看余光中:
芝加哥

新大陆的大蜘蛛雄踞在
密网的中央,吞食着天文数字的小昆虫,
且消化之以它的毒液。
而我扑进去,我落入网里——
一只来自亚热带的
难以消化的
金甲虫。

文明的群兽,摩天大楼压我们
以立体的冷淡,以阴险的几何图形
压我,以数字后面的许多零
压我,压我,但压不断
飘逸于异乡人的灰目中的
西望的地平线。

迷路于钢的大峡谷中,日落得更早——
(他要赴南中国海黎明的野宴)
钟楼的指挥杖挑起了黄昏的序曲,
幽渺地,自蓝得伤心的密根歇底沏。

爵士乐拂来时,街灯簇簇地开了。
色斯风打着滚,疯狂的世纪构发了——
罪恶在成熟,夜总会里有蛇和夏娃,
而黑人猫叫着,将上帝溺死在杯里。

而历史的禁地,严肃的艺术馆前,
巨壁上的波斯人在守夜
盲目的石狮子在守夜,
槛楼的时代逡巡着,不敢踏上它,
高高的石级。
而十九世纪在醒着,文艺复兴在醒着,
德拉克鲁瓦在醒着,罗丹在醒着,
许多灵魂在失眠着,耳语着,着,
着——
门外,二十世纪崩溃的喧嚣。

1958

我之固体化

在此地,在国际的鸡尾酒里,
我仍是一块拒绝溶化的冰——
常保持零下的冷
和固体的硬度。

我本来也是很液体的
也很爱流动,很容易沸腾,
很爱玩虹的滑梯。

但中国的太阳距我太远
我结晶了,透明且硬,
且无法自动还原。

1959

西螺大桥

矗然,钢的灵魂醒着
严肃的静铿锵着

西螺平原的海风猛撼着这座
力的图案,美的网,猛撼着这座
意志之塔的每一根神经,
猛撼着,而且绝望地啸着
而铁钉的齿紧紧咬着,铁臂的手紧紧握着
严肃的静。

于是,我的灵魂也醒了,我知道
既渡的我将异于
未渡的我,我知道
彼岸的我不能复原为
此岸的我
但命运自神秘的一点伸过来
一千条欢迎的臂,我必须渡河

面临通向另一个世界的
走廊,我微微地颤抖
但西螺平原的壮阔的风
迎面扑来,告我以海在彼端
我微微地颤抖,但是我
必须渡河!

矗立着,庞大的沉默。
醒着,钢的灵魂。 
   也是不符合现代诗的三大标准,语言不精炼,意境平淡,修辞也不新鲜。余光中的诗
继承了李金发象征主义风格,但它的意象没有那么纷乱。因为没有现代诗的标准,所以他
也是任由语言的泛滥去写现代诗,终究也是博得无知人们的喝采。也算是个历史的痕迹吧,
但现在我们不能再这样写现代诗了。
   难道现代诗就不能这样写了吗?是的,不能。尤其是不能写长的。现代诗只能写短诗,只能精炼。
为什么呢?历史上写很长的诗很多,如白居易的:《长恨歌》、《琵琶行》等等,不再举例了,你们
自已看看吧。古典诗歌虽然长,可是它整齐,有规律。这一点与现代诗是根本的不同。
现代诗也就是自由诗。由于自由,所以不整齐,不规律;因而决定了它不能写得太长。长了也就失去诗
味,还不如写成散文。
   古典诗歌还有它语言的精炼,富有音乐性,意境优美不纷乱,所以写得长也是好诗。当然,那是经历
时间的淘汰而留下的精品。
我们再来其他诗人:北岛
你好,百花山
琴声飘忽不定,
捧在手中的雪花微微震颤。
当阵阵迷雾退去,
显出旋律般起伏的山峦。
我收集过四季的遗产
山谷里,没有人烟。
采摘下的野花继续生长,
开放,那是死亡的时间。
沿着原始森林的小路,
绿色的阳光在缝隙里流窜。
一只红褐色的苍鹰,
用鸟语翻译这山中恐怖的谣传。
我猛地喊了一声:
“你好,百---花---山---“
“你好,孩---子---“
回音来自遥远的瀑涧
那是风中之风,
使万物应和,骚动不安。
我喃喃低语,
手中的雪花飘进深渊。
 
   以我的三大标准来看,第一:语言一般,音乐性稍强,因为它押韵了。
                    第二:意境不清晰,因而也谈不上意境优美。 
                    第三:这一点还是可以的,使用了多种修辞手法,营造了一种神秘的气氛 。
如:“四季的遗产”是暗喻,“采摘下的野花继续生长”是拟人,“绿色的阳光在缝隙里流窜”是通感,
“用鸟语翻译这山中恐怖的谣传"是拟人,还有那些不太准确的感情表达,如:“采摘下的野花继续生长,开放,那是死亡的时间。”“那是风中之风,使万物应和,骚动不安。我喃喃低语,”
    因而也让人感到新奇,让人误会为是好诗。是的,在当时很少人用这种手法,当时的人就说它是好诗,
这可以理解。还是那句告诫:现在不能这样写现代诗了。不过它在修辞手法这方面还是值得学习的。
     再看顾城的:
远和近


一会看我
一会看云

我觉得
你看我时很远
你看云时很近

微微的希望


我和无数
不能孵化的卵石
垒在一起

蓝色的河溪爬来
把我们吞没
又悄悄吐出

没有别的
只希望草能够延长
它的影子

一代人


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
我却用它寻找光明

雨行


云 灰灰的
再也洗不干净
我们打开雨伞
索性涂黑了天空

在缓缓飘动的夜里
有两对双星
似乎没有定轨
只是时远时近……

泡影


两个自由的水泡
从梦海深处升起……

朦朦胧胧的银雾
在微风中散去

我象孩子一样
紧拉住渐渐模糊的你

徒劳的要把泡影
带回现实的陆地
 
    你看了以为这是很好的诗了吧,是的,从语言上来说是精炼的,而且押韵,有音乐性。
从意境上来说也是有的,特别的强烈。从修辞上来说也是很好,很新颖。如:“我和无数
不能孵化的卵石”是拟人。“黑夜给了我黑色的眼睛、我却用它寻找光明”“黑夜”是象征
和拟人混合一起用,“黑色的眼睛”也是象征:生活的苦难,命运的坎坷。“光明”也是象征:
希望,幸福等。
   是的,他的诗可以说还算可以吧,也最接近三大标准。但还是有缺陷的,不能算是完美的。具体说:
就是太注重表现意境,总是想告诉别人一种道理。因而感情的表达就很淡溥。这就恰恰失掉了诗的
核心:抒情。所谓:愤怒出诗人。就是这个道理。写诗就是把内心的感情表达出来,与别人分享。
怎样表达是个问题,是要技巧的。表达得象白开水,没味。象盲人摸象,只注重某方面,不完美。
   其他的诗人也不再说了,基本上都有以上某方面的缺点。现在的人写的诗,基本上还停留以上所说诗
人的水平,我们一定要创新进步。正如汉朝开创了古诗汉赋,唐朝创造了格律诗,宋朝开创了词,元朝创造了曲,明朝兴起了小说。
   好了,说了这么多,你也能明白什么是好诗了吧。它在那呢?你们可以看看我在本网站诗与歌
上的原创诗歌,或许能有所发现。你们也可以按照我说的三大原则去写诗,或许好诗就由你创作出来了。

2006年作于北京
(作者:浪漫诗人 编辑:浪漫诗人)
文章热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延伸阅读: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