蜘蛛林音乐网> 种草> 浏览文章
虚拟偶像永远不会“渣”
0 ren668 2021年12月29日 加入收藏

最近,万科集团董事会主席郁亮在微信朋友圈发文,祝贺‘崔筱盼’获得万科集团优秀新人奖。

然而,郁亮口中这个‘崔筱盼’并不是真实存在的人,她的身份是万科首位数字化员工。

据悉,她于今年2月1日正式入职万科,已在万科集团财务部悄悄工作了十个月。她催办的预付应收逾期单据核销率,竟然达到了91.44%!

与虚拟数字人的表现相反的是,近期不少公众人物接连翻车,先是明星王力宏,后是主播薇娅。接二连三的大瓜,让不少网友感觉到,今年的瓜已经吃了个饱,甚至还有一些撑。

公众人物的人设塌方,也会影响其背后的商业行为。一个优质偶像的倒塌,对于背后的商业公司来说,无异于是在广岛投掷了一颗原子弹,几十年辛苦经营的成果,顷刻间樯橹灰飞烟灭。

同时,公众人物的屡屡翻车,也给各种影视综艺制作者增加了工作挑战。每每有人出事,就会有一批工作人员,化身“剪刀手爱德华”,将此人的相关信息一一抹除。

时间久了,大家都累了。

做一个偶像,难。

做一个偶像背后的人,更难。

做一个偶像背后的打工人,难上加难。

由于真人偶像的太多不确定性,于是,有人开始尝试着推出虚拟偶像。

早在2007年,日本就推出了虚拟偶像:初音未来。

作为初代虚拟偶像,初音未来不仅有雅马哈公司通过技术合成制作出的专属声音,还有如真人般详细的籍贯、身高、体重等信息。

初音未来一经推出,立刻在日本掀起轰动。后来,这股初音热逐步扩张到了全球,世界各地都出现了翠绿翠绿的初音粉丝。

2009年开始,初音未来开始在世界各地开办巡回演唱会,受到人们热烈追捧,很多地方甚至出现了一票难求的情况。

在这一时期,许多二次元宅男,都把初音未来奉为第一偶像。甚至有的人还要突破重重阻碍,宣布自己与初音未来结婚。

夺妻之恨,不共戴天。

初音未来的成功,让人们看到了虚拟偶像良好的市场前景。利益的驱使下,许多公司开始推出自家的虚拟偶像。

2012年,受到初音未来成功的鼓舞,中国的一家公司,同样利用日本雅马哈的声音技术,推出了另一位虚拟偶像歌手——洛天依。

与初音未来不同的是,洛天依从外形到人设,从声音到籍贯,都是一位中国妹子。

这位具有浓浓中国风的少女,自出道以来,就业务不断。她不仅与多家企业进行商业合作,还在2016年登上了湖南卫视小年夜春晚,与初代玉女偶像杨钰莹同台表演。

虚拟偶像有时不仅是单独的个体,也可能是一个组合。2020年,字节跳动旗下的乐华娱乐,打造出了虚拟女团A-Soul,成员为五位虚拟妹子,以“乐华娱乐首个虚拟偶像团体”名义出道。

别人家的虚拟偶像都是一个一个,这下直接来了五位虚拟妹子,个个肤白貌美大长腿,电子屏幕后面的青年男性,这一次恐怕要挑花眼了。

2020年底,女团A-Soul发行了第一张单曲《Quiet》。而后,带着字节跳动的顶级流量,这五位虚拟妹子火遍全网,让很多青年男性的心脏也随之疯狂跳动。

有的虚拟偶像,出生便是歌手;有的虚拟偶像,则成了打工人中的一员。

2021年,超写实数字人——AYAYI,凭借着一张正面照火遍网络。

与诸多虚拟偶像前辈不同的是,AYAYI在外形上与真人几乎一模一样。如果在某些社交软件上见到她,你可能万万想不到,眼前的这个美女,竟是电脑合成制作出来的。

据悉,数字人AYAYI目前已经入职阿里,成了天猫超级品牌日的数字主理人。作为一名打工人,AYAYI不会偷懒,不会有小情绪,不会有工作失误,不会迟到早退,最为重要的是,不需要支付其工资。

如果未来都是这样的员工,老板们恐怕就如游戏《大富翁》中的钱夫人那样,“今夜做梦也会笑”了。

有的虚拟偶像在打工,有的虚拟偶像则在捉妖。今年年底,一个会捉妖的虚拟美妆达人——柳夜熙,突然出现在了抖音上。

仅仅发布了四个作品,柳夜熙账号获赞就超过1700万,粉丝近800万。抖音话题“柳夜熙”,总共获得了超过8亿次的播放,堪称流量密码。

谈到了二次元,怎么能少了大名鼎鼎的B站。手握着众多优质虚拟偶像资源,B站今年推出了《夏日合唱Pro Max》,让众多虚拟偶像同台演出。与此同时,B站还通过各种主题活动,增强虚拟偶像在线上和线下与粉丝的互动,加强粉丝们的沉浸式体验。

不仅如此,B站的虚拟偶像们,还不断与各种品牌进行线下合作。其中,虚拟偶像七海与支付宝牵手花呗语音合作;另一位虚拟偶像阿梓,则登上了今年举办的上海时装周。

在虚拟偶像中,除了美女们花枝招展,男性虚拟偶像也在不断涌现。

在游戏公司叠纸推出的手游《恋与制作人》中,女性玩家可以根据个人不同喜好,选择不同风格的男友。而游戏中的虚拟男友,个个堪称“高质量男性”,不仅颜值能打,而且温柔体贴。

在游戏中,女性朋友们不仅不会遇到渣男,还可以尽情享受一次完美爱情,体会一把穿越现实的爱恋。

随着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元宇宙概念如今大行其道;而Z世代消费人群的崛起,也给虚拟偶像带来了良好的市场。

相比真人偶像,虚拟偶像不仅不会老去,而且不会塌方;不仅不会变渣,而且不会变丑;不仅可塑性强,而且状态稳定。

虚拟偶像的优点,让王境泽见了也会感叹一声:“嘿,真香!”

但是,虚拟偶像也有其自身的弊端。

首先,虚拟偶像凭空创作而成,无论外形特征还是性格特质,都容易趋于完美。而人们对于太过完美的事物,具有先天性的审美疲劳。不论是断臂维纳斯,还是《兰亭序》仿品,都说明在人们的惯常审美中,有缺陷的才是正常的。而虚拟偶像的每一个行为、每一句言语都经过精心设计,不仅会让大众产生过犹不及的情绪,还会对其产生一种距离感。

其次,恐怖谷效应也导致有相当一部分人不喜欢虚拟偶像,甚至有些反感。恐怖谷效应是指:当机器人与人类相像超过一定程度的时候,哪怕有一点点差别,也会非常显眼,让整个机器人看起来恐怖僵硬。如今,虚拟偶像与真实人类越来越相近,这种恐怖谷效应也随之越发明显。

同时,目前虚拟偶像们的竞争太过激烈。虚拟偶像不需要挖掘、不需要培养、不需要成长,不论是哪家机构,都可以推出自己的虚拟偶像。这在无形中拉低了虚拟偶像的入行门槛,任何一家公司,只要想做,就可以批量生产虚拟偶像。虚拟偶像太多,想要成名,可就困难多了。

最后,虚拟偶像虽然状态稳定,但是其背后还是由真实人类进行操控。人类创造虚拟偶像,并操纵其一言一行。只要是人类,就会有七情六欲,就会有喜怒哀乐,就会有自己的想法,而虚拟偶像的形象,也就会随之受到改变。

而在电子程序的设定上,虚拟偶像背后的程序也有出现BUG的可能。假如出现问题,到那时,虚拟偶像的人设塌方,恐怕比真人偶像要来得更快、摔得更惨。

未来,虚拟偶像和真人偶像之间的界限,可能会逐渐模糊。而虚拟生命与真实生命之间的界限,有可能逐渐淡化。到了那个时候,可能我们自己也难以分辨,正在与你交谈的,是个真实的生命,还是由一组代码编写的程序;到那个时候,你想要通过网络,向对方索要一张真人照片,而与你交谈许久的对方,也许真的仅仅只是一“张真人”照片。

其实,不论是虚拟偶像还是真人偶像,大众所需要的,都只是一个好偶像。作为一名偶像,生活中当然可以有各种各样的缺点,只要无伤大雅、不触及本质问题,那么就可以被人接受。但现实中,越来越多的偶像,开始给自己打造完美人设,将自己的地位捧得高高的,与大众的距离摆得远远的。

盛名之下,其实难符。这样的偶像,如果一以贯之,当然会平步青云。但是,一旦人设崩塌,摔下去便是粉身碎骨。

北京蜘蛛林科技有限公司http://www.zizulin.com/专业承接网络外包业务:网站seo优化排名、网站代运营、公众号代运营、品牌推广、软文推广、企业网站建设、小程序建设、电商网站建设等。是华为云的精英服务商,腾讯云的合作商,提供华为云,腾讯云、香港云主机、虚拟主机、域名注册等服务。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法律声明